新女神降临 台湾新生代女神

修复的原景,修复博物馆的虚极观,景出版社:但丁的喜剧从这里开始。 意大利最伟大的诗人但丁·阿利格伊切里号战列舰(1265-1321),是“中世纪最后一位诗人”和“文艺复兴第一位诗人”。 《神曲》是但丁在流放期间写的一首长诗。最初叫Comedia,后来薄伽丘加了修饰语“Divina”,于是有了今天我们常见的“神曲”(神曲)的名字。 ▲《但丁的画像》(1495)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画家波提切利在一本私人诗集里是35岁的但丁。在古罗马诗人维吉尔的指引下,开始了精神蜕变和灵魂救赎之旅。 穿越黑暗森林,穿越冥河,经历九层地狱,到达七层炼狱。 在但丁的炼狱之旅接近尾声时,他终于见到了他的女神比阿特丽斯。 ▲粉笔画《贝特西美人》(1863)法国象征主义画家奥迪隆·雷东作为私人收藏的女神,他的笑容和眼睛充满了神力,足以让诗人不断翱翔。 但丁描述了自己面对女神时的羞愧:“我的目光低垂到清澈的溪流中,但只要瞥见水中的倒影,我就不得不再次将目光转向草地,一种巨大的羞愧感压在我的心头。” “这是一种不由自主的自省,诗人在女神面前只能卑微。 ▲油画《贝琪》(1863)英国拉斐尔前派画家丹蒂·罗赛迪在伦敦泰特英国美术馆与女神贝琪初次相遇。这位诗人早在28岁时就在诗集《维塔诺瓦》(1293)中记载:但丁第一次见到贝琪时只有九岁。 600年后,英国拉斐尔前派画家霍利迪(1839-1927)用画笔描绘了诗人与女神的相遇,成为画家的代表作《但丁遇见贝茜的美丽色彩》(1883): ▲油画《但丁遇见贝茜的美丽色彩》英国拉斐尔前派画家霍利迪,现藏于利物浦沃克美术馆。这幅画是Holiday的杰作,但人们没想到他还有另一幅令人震惊的作品。 这幅栩栩如生的水彩画是画家根据但丁的石膏面具画的,前景大理石上的贴纸令人悲伤地联想到死者的面具。 但丁手里拿着他心爱的诗集《新生》,并把它献给了他的初恋女神贝特西·蔡丽。 ▲水彩画《但丁的肖像》英国拉斐尔前派画家哈乐黛私人收藏死亡面具赋予新生。 这幅《度假的但丁》肖像于2020年12月在佳士得拍卖会上以5.25万英镑售出,以纪念2021年9月13日但丁逝世700周年。 ▲《但丁与贝特西仰望最高的纯火天空》(1867)法国画家古斯塔夫·多尔私人收藏。在经历了地狱的“不灭之火”和炼狱的“暂时之火”之后,古罗马诗人维吉尔向但丁告别:“我用我的智慧和谨慎把你引到了这里,你以后要以自己的意志为向导。 维吉尔走后,贝琪的美色突然来了。她是爱和信仰的象征。只有在贝齐美丽色彩的指引下,但丁才能升天。 位于玫瑰中心的但丁抬头仰望,最终以永恒之光的形式看到了无限的美好与和谐。 此时,诗人回首往事,那些在九层地狱中挣扎的灵魂都犯了什么罪?请看下文。 下期预告:黑暗森林里,原标题:《新女神》阅读原文。